钢企如何谋“突围”_架子管,轮扣,盘扣,镀锌脚手架_生产厂家

24小时服务热线: 15022398881
当前位置:首页>>新闻中心>>行业新闻

行业新闻

钢企如何谋“突围”

作者: admin 来源: 本站 时间:2022-07-29 10:50:06

行业亏损加剧 供需矛盾突出

钢厂持续亏损导致减产是近期钢铁行业绕不开的话题。目前已有多家钢厂发布半年报预告,多以亏损为主,净利润同比大幅下降。钢铁行业亏损面正在进一步扩大,近日,不少钢厂开会表态要过紧日子,更有钢厂开会让员工捡废钢……

回首:供给侧改革带来了哪些红利?

2016年,供给侧改革以后,行业供需失衡、效益低下的状况得以扭转,大多数钢厂生产经营和效益明显改善,行业效益稳步提升。2018年,行业利润总额高达4029.3亿元;2019年,受巴西矿难、澳洲飓风等因素影响,铁矿石供给收缩,价格大幅上升,行业利润有所走低,实现利润2852.4亿元,但整体上看,仍处于历史较高水平。

正是前几年的供给侧改革,使钢企过上了“好日子”。供给侧改革后,头部和优势钢厂轻装上阵,着力转型发展,加大了绿色发展和智能制造方面的投入。长期看有利于钢厂环境友好发展,但短期钢厂在环保和研发方面的投入也使得钢厂生产成本上升。与此同时,钢市向好,盈利状况大幅改善,也刺激了部分地方区域钢厂在产能置换过程中寻机扩张。

供给侧改革的这几年,钢材市场有哪些特征呢?

产能优先于产量进行压减。2016—2018年总计压减粗钢产能接近1.5亿吨,钢铁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了超预期的成效和进展,提前两年完成了“十三五”去产能的目标任务。2019年起,我国继续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,明确了改革应遵循的“巩固、增强、提升、畅通”八个方针,粗钢产能逐步回升,粗钢产量于2020年攀升至10.65亿吨的历史高位。2021年在压减粗钢产量的重大规划指引下,粗钢产量大幅减少超过3000万吨至10.33亿吨。

利润率提升,资产负债率逐步下降。供给端的压缩和终端需求的释放导致钢材价格从2015年的谷底开始上涨,钢铁行业的销售利润率得到修复,整个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产业链的资产负债率也从2016年开始逐步下降,从2016年前的67%下降到2021年年末60.2%,黑色产业链的资产负债表持续得到修复。其中2018年钢铁行业的利润是历史上最丰厚的一年,螺纹钢吨钢利润一直保持在平均1000元/吨以上的高位水平。在利润转好的同时,也促进了黑色金属冶炼及加工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速上升。

高炉、转炉和电炉利用系数呈增加态势。利用系数大幅提升的同时,转炉的冶炼时间也有所缩小,从2016年平均冶炼34.81分钟逐年下降至2021年的30.51分钟。为了更高的粗钢产出效率,钢厂在转炉的废钢添加量也大幅度提升,中钢协会员单位2016—2020年转炉废钢平均消耗料为64、99.6、125.1、132.8、136.4和159.2千克/吨,增幅十分明显。虽然由于2016年开始的钢铁行业供给侧改革导致产能逐年被压缩,但正是因为钢厂在利润扩张阶段的这些增效管理方法,铁水和粗钢的产量在逐步上升的利润下保持一定增长。

钢铁产业布局不断得以优化。兼并重组是钢铁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,产业结构得到优化,产品质量和高端产品供给能力显著提升。众多钢铁企业纷纷从追求数量、规模的粗放发展逐步转向注重创新驱动、品质提升,加快新旧动能转换,钢厂产品质量档次逐步提高,品种结构也在不断优化。

当下:行业面临的最大困境是什么?

近期热夏遭遇冷钢市,钢厂开始主动性减产。现阶段钢厂普遍亏损200元/吨;中西部钢厂因运费、钢材去库缓慢等问题,成本更高,亏损幅度更大,接近400—500元/吨。停、减产压力更大。不停产,供需负向剪刀差,后面现金流吃紧,影响钢厂整体生产运行。

期货日报记者发现,当前钢铁行业面临的最大困境是较为突出的全行业亏损格局。3月起,环保限产力度的边际放松提振原料需求,原料价格在供弱需强现实的支撑下涨幅明显大于成材。钢材成本持续走强,使得钢厂利润不断被压缩。据统计,247家钢企盈利率3月中旬起大幅下滑,并于6月中旬起在经济衰退预期叠加产业链负反馈风险走强背景下,随黑色系整体的大幅下调而加速下行,并屡创历史新低。7月下旬已降至10%以下,几乎实现了罕见的全行业亏损。

截至7月25日,A股共有21家上市钢企发布了上半年业绩预告,其中14家钢企预计上半年盈利同比下降,5家亏损,仅2家企业预计同比增长。从沙钢、首钢、敬业等多家钢铁企业对下半年工作的部署情况中也可以看到,企业普遍认为钢铁行业的形势是极为严峻的,整个行业出现大面积亏损,甚至不排除有继续扩大的趋势。有大型钢企表示7—8月或将是行业经营最困难的2个月,企业要做好过紧日子的准备,还有企业更是明确要做好钢铁长期亏损的准备,降成本、控成本也成为多数企业的一项重点工作。

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2021年,2021年上半年披露半年报的35家钢铁板块企业中,超八成企业净利润同比增长,包钢股份(3188.14%)、酒钢宏兴(2447.82%)、重庆钢铁(2122.44%)、八一钢铁(1740.59%)净利润均实现同比增长超1000%;鞍钢股份(936.604%)、本钢板材(767.414%)、太钢不锈(702.504%)、首钢股份(556.254%)、山东钢铁(508.694%)等净利润同比增长率也超过100%。

海通期货黑色系研究员邱怡宏介绍,7月中旬前,从钢企利润的绝对水平看,更接近于2020年同期,但基本面格局截然不同,2020年钢材市场整体供需双旺,成本支撑力量占上风,钢价也随之持续走强。而今年的格局则是表观需求持续处于低位,从需求端向成本端负反馈传导,而原料库存又在一路走低,因此钢价也不存在2020年强势的基础。

7月中旬起,钢企主动停产检修行为增多,钢企产能利用率和铁水产量加速下行直逼同期低位,原料价格承压大幅下行,而钢价在前期超跌的过度反应后率先企稳反弹进行正向修复。但考虑现货原料库存周期的实际高炉利润仍有平均200元/吨的亏损,并且按当前形势来看,今年钢企低利润格局则或将成为常态,往年高利润格局应该很难再现。

“从7月上旬至今,全国有11个省100多家钢厂减产检修,当然有些钢厂是因夏季高温原先就安排了中修,因此近期高炉开工率大幅下降,已下降至近三年的低位,日均铁水产量为220万吨的水平。供应大幅下降,钢厂钢材库存压力在逐步减轻,只是下游需求,尤其是地产需求是较为脆弱、慢节奏的恢复。保持现阶段的供应水平,后期需求能有所提升,在绝对价格处于相对低位的情况下,钢价还是有一定的回升空间,钢厂利润也有小幅改善的可能。”江苏富实数据研究院院长蔡拥政说。

剖析:钢价如何会从高位跌到低位?

供给侧改革使众多钢厂阔步逆袭,但周期性行业拐点出现后引发市场转向。

“国内钢铁行业全面亏损,钢材价格大幅下降,主要是由于供需两端出现变化所致。”新湖期货副总经理李强告诉记者,一季度受多种因素的影响,国内钢铁产量处于低位。随着采暖季限产以及冬奥会结束,以及主产区疫情得到有效控制,国内钢厂开始复工复产。由于市场普遍看好后市特别是二季度之后钢铁需求,钢厂生产积极性提升,国内粗钢产量回升至5月的9661万吨,环比一季度末回升9.42%。

邱怡宏也告诉记者,造成当下困境的最主要因素是钢铁行业下游需求持续疲软。上半年,海外主要经济体呈现“景气度下行,通胀飙升”的特点,欧洲央行超预期加息50个基点,美联储加息预期也逐步走强,俄乌冲突、欧美货币紧缩和高通胀带来的风险上升。

“终端需求疲弱是钢价持续下跌和钢厂亏损的核心因素。”中钢期货黑色系研究员赵毅说,2022年以来,受多因素影响,钢铁行业终端需求疲弱。今年上半年,房地产各项数据对钢铁产业形成极大压制,这是地产行业大周期导致的,也是经济结构发生转型的必然结果之一。从更高频的每日成交量数据来看,5月以来,建材成交量仅有3个交易日达到20万吨,最低时不足12万吨/天,这在过去年份的非春节假期阶段是比较少见的,也反映了当下的现实情况及钢厂和贸易商对后市偏悲观的心态。现阶段在高温和降雨影响下,钢材需求总体仍将维持低位运行,但在稳增长政策刺激下,终端需求或在下半年有所回暖。

另外,蔡拥政认为,供应压力一方面是行业集中度不高,另一方面部分区域产能置换未达标,现有产能规模相对实际需求偏大。6月新开工和竣工增速持续回落,单月增速分别回落3和9个百分点至-45%和-40.7%,表明开发商施工端动能尚未完全恢复。

据了解,海外钢厂因疫情防控期间货币政策宽松和钢价上涨处于扩张期,带来钢厂原燃料成本的刚性增长。3—4月,俄乌冲突虽然一度导致欧洲钢厂供应缩减,需求外溢,中国及东南亚钢厂钢材出口增加,但在5—6月俄罗斯钢材出口因制裁受阻,一些低价资源也逐步进入东南亚市场,东南亚产能显得过剩。6—7月,欧美国家需求因通胀、夏休等因素下降,东南亚进出口钢材和钢坯价格竞相降价。近期东南亚钢厂也开始陆续有减产和检修动作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螺纹钢社会库存的去库进程从6月下旬再次重启,随着7月初一些省份陆续出梅,螺纹钢社会库存同比增速才终于转负,至今螺纹钢社会库存的去库进程延续逆季节性重启的走势,降幅环比逐周走扩。但由于库存的下降缺乏需求增量的支撑,仅依靠供应端的压缩,因此供需格局仍显不稳,极易受到宏观环境以及市场其他风险的冲击。

应对:钢企的市场策略效果有多大?

面对全行业亏损,钢铁企业也在积极自救。停产检修不一定是企业面对亏损时最好的“牌”,但通常是企业首选的“牌”。

陈毅告诉期货日报记者,除了减产以外,产成品提价和降低原料成本是企业的两项选择。从当前钢铁行业下游情况看,成品提价可能性不大,那么只有向上游原材料“下手”。自6月下旬以来,焦炭价格共下调4轮,累计降价900元/吨。当前焦企已基本无利润或亏损,后续挤压空间很小。

不难看出,在当前需求下行背景下,控产量是见效较快的应对策略。“一方面,产量下降有利于压低炉料价格,降低成本;另一方面,粗钢产量收缩能够增强钢材进入旺季供需错配的预期,提振销售价格,从而实现扭亏为盈。以上是从整个行业的角度出发,需要各家钢厂联合协作来提升行业整体利润率。从个体角度看,钢企则应该优化生产经营模式,不断提升技术水平,降本增效,研发高附加值产品,形成竞争优势。”李强说。

实际上,在海外经济衰退及国内地产调整周期下,钢铁行业很明显已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存量竞争阶段。“产能过剩背景下,钢厂与贸易商、下游的关系也逐步开始从卖方转向买方市场。贸易商考虑到市场运营压力,代理的积极性有所缩减,钢材去库的压力逐步转向钢厂,因此较为考验钢厂的生产运营和品种调整。从下游来看,钢材需求趋于高端化,但即便是生产高端钢材未必有高利润,生产成本管控更加重要,需要多样化、精细化,甚至数字化的管理运营模式,包括应用期货、期权等衍生工具进行风险管理。在大变革、大动荡的时代,最大的风险不是动荡本身,而是延续过去的逻辑做事。企业面对变局,更应该主动破局。”蔡拥政说。

分享到:

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产品展示 工程案例 联系我们